Suning HK 肃宁 香港 | Suning County News

Suning County News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百科知识 > 知識未分類1 >

老兵憶抗戰:殺死一個日本鬼子,我們要死三四

2016-02-21
錢青,原名錢炳坤,1917年出生於杭州鼓樓的一戶大戶人家,父親錢駿曾任國民革命軍第26軍四團團長。1936年,錢青考上復旦大學新聞系。“七七事變”後,他投筆從戎,考入黃埔軍校16期。畢業後分到的正是父親原來任團長、由浙二師演變的國民革命軍26集團軍75軍。抗日戰爭勝利後,因不願同室操戈,錢青離開前線回到杭州。戰爭殘酷殺個日本鬼子我們要死三四個1937年,錢青成為黃埔軍校第16期炮科學員。1940年,完成學業的他被分配到了第26集團軍75軍第6師,擔任炮兵連長,隸屬第六戰區,駐守湘鄂川一帶。戰爭的殘酷在一開始就表露無遺。在戰場的5年多時間裏,他參加了棗宜會戰、第二次長沙會戰、第三次長沙會戰等上千場戰役。錢青說,每個人都怕死,上了戰場就顧不了那麽多,必須往前拼。最讓他感到悲愴的是,每天都有戰友死去,出發前還說晚上去他家吃飯,回來時卻只看到挑著行李的勤務兵。打仗時,錢青的主要職責是指揮炮兵,相比步兵,炮兵的安全系數略高一些,但他們最怕日軍飛機轟炸,被炸彈丟中,必死無疑。“日本人很難對付,殺死他們1個,我們要死三四個。”日軍武器好、裝備好、訓練有素,即便是現在回憶起來,錢青仍記憶深刻。偶然的一次,錢青發現日軍不光碉堡工事做得好,而且每個碉堡裏還安裝了一根鐵鏈,這是為了防止機槍手逃跑,提前把他們鎖在裏面。命運浮沈3次26年的勞改勞教生涯1945年8月,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。抗戰勝利後,內戰又一觸即發,歡慶勝利的同時,錢青也為日趨緊張的國共關系深感不安。“我參軍是為了打日本鬼子,怎麽能把槍口對準自己人?”抱著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念頭,他毅然解甲,從湖北前線回到杭州老家。之後,他被分配在聯勤總部浙江省供應局,主要分管軍械彈藥庫,1947年,他和一位杭州姑娘結婚。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,錢青過上了真正的平民生活。他住在北山路的老房子裏,與人合辦了一個小型醬油廠,妻陪子伴,生活平靜。然而兩年後,他在“鎮反運動”中被逮捕,杭州某小報隨即登出消息–“潛伏匪特錢青已經被槍決”。妻子看到報紙,還跑到松木場找他的屍體。之後,他背著“利用祖產進行反革命活動”、歷任偽職和“右派”等多項罪名,去勞改、勞教,26年的煎熬,險些把命都丟了。1979年,錢青再回到杭州時已62歲,靠著謄印謀生。妻子已改嫁到上海,兩個兒子也有各自的家庭,他一個人洗衣、做飯、打掃衛生,在或濕冷或炎熱的夜裏孤獨成眠。2004年,他領到了人生第一筆退休金,那時他已經87歲。在孩兒巷豆腐巷錢青12平方米的居室裏,講起戰爭和戰友,他時常動情地拿毛巾擦拭眼角。98歲的他滿頭白發,白襯衣配休閑外套,清爽優雅,斯文俊朗。記者感慨他像個孩童。“因為我心裏坦蕩,沒有疙瘩。”他目光堅定,“我是中國的抗戰老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